首页>> 业界聚焦

低价宽带接入乱象丛生:收钱玩失踪加牛皮癣广告

2010-08-1010:16
玩失踪、全武行、“牛皮癣”、“傍大款”…… 近年来我国宽带接入市场相当火热,用户规模每年以千万户增加。1.15亿户,这是工信部所公布的我国宽带用户规模的最新数字。这光鲜数字的背后却是,随着越来越多小运营商的加入,不良无序的竞争行为频频发生:收了用户的钱之后玩失踪、剪断竞争对手的光缆甚至拳脚相加、品牌宣传上傍大运营商。相比移动通信运营市场上的竞争,宽带接入市场的竞争更为“黑暗”。 玩失踪 收钱之后不见人 郭毅(化名)没想到,宽带运营商居然收了钱后不久,就莫名其妙的蒸发了,所交的上网费也白白的打了水漂,“从来没想过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我想宽带商都是比较有实力的,谁知道会有这种不负责任的小公司。” 郭毅家住深圳龙岗某小区,去年开始小区里就有“长信宽带”打出的促销广告,“价格相当便宜,每月50到60元”。今年3月,他拨打了促销广告上的安装电话,随后对方立即有人上门。安装的过程也很简单,对方直接牵进一个网线,不用Modem,也不用登记用户信息,直接给了郭毅一个账号和密码。郭毅付了650元,按协议可享用14个月的宽带业务,也就是到明年的5月使用期限结束。 使用了一个多月,郭毅还以为自己运气不错,“上网速度不慢,而且很便宜”。不过到了4月份,郭毅的好运结束,他发现登录时一直无法连接。于是他拨打了安装人员的电话,对方表示 “网络有点问题,过几天就会好”。等了两天,郭毅发现情况依旧,等他再拨打对方电话时,发现手机已经关机,人已经蒸发了。 郭毅表示,社区里和他有同样遭遇的人不在少数,“大概有两三百户。”另外据郭毅了解,此前一直在小区里打广告的“联达宽带”差不多和“长信宽带”同一时刻蒸发掉了。 郭毅表示,他到现在都不知道“长信宽带”的底细,“也许就是个人搞的皮包公司,他们申请了宽带,然后再转卖分销给我们”。 全武行 一人缝5针一人粉碎性骨折 “这件事情是完全真实的,两名员工被打了,一名员工头上缝了5针,另一名肘关节粉碎性骨折”,武汉长城宽带渠道部负责人葛跃进对《IT时报》记者表示。 葛跃进介绍,事情发生在7月25日晚上,这两名员工在汉口站北新村四巷摆摊向当地居民派发宣传资料,在收工时被七八个男青年给围住。“这些人首先问我们两名员工是不是长城宽带的人,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们就开始拳打脚踢”,葛跃进说道。行凶过程很短,不到半分钟这伙人就作鸟兽散,但两人已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不能动弹。 随后这两名员工被送往协和医院和武汉市十一医院住院治疗,“我们现场做了司法鉴定,一人轻伤,肘关节粉碎性骨折,一人轻微伤,头部缝5针”。据葛跃进推测,行凶的人和武汉长城宽带的竞争对手有紧密关系,“据员工介绍,他们平日并无仇家,与行凶者也素未谋面。事发前一天,他们曾与另一家经营宽带业务的同行,因争夺业务发生过激烈争执,最终报警,问题才得到解决。”目前,这两名员工已经回家养伤。 武汉长城宽带已向警方报案,并且表示对能提供线索协助警方抓到行凶者的市民悬赏5万元。“目前有了一些线索,但是还没有实质性的结果。不过我相信,这个案子不需要太长时间就能破掉的。今天(8月4日),湖北省通信管理局还有公安部门正开会讨论解决这个问题。”葛跃进说道。 就在员工被打事件发生后没几天,8月1日和2日,武汉长城宽带光缆两次被恶意剪断,造成数万用户断网。“没有证据肯定剪光缆和打人者是同一家公司,不过我个人推测应该是的。”葛跃进表示。 “傍大款” 借用大运营商的品牌口号 “速行电信是中国电信的吗?跟电信有没有关系?”在搜房网“上海康城”的业主论坛上,《IT时报》记者看到不少用户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对速行电信身份产生疑问的不仅是因为其带有“电信”二字,记者发现速行电信的网址以及网站宣传标语都有“剽窃”上海电信的嫌疑,难怪用户会有这样的疑问。 在搜索引擎上输入“速行电信”,登录其官方网站(www.shtel.cc),同上海电信的网址相差无几(www.shtel.com.cn)。在网站首页上,公司名称则是“速衡电信”,“其实速行、速衡就是一家”,该公司的接线人员对记者表示。更令人惊奇的是,网站首页上刊登的宣传标语居然是“用心服务、用户至上,世界触手可及”,这完完全全是中国电信的服务口号。在网页上“新闻资讯”的栏目中,记者没有看到速行电信自己的新闻,反而中国电信的新闻占据多数。速行电信如此做法,不免让人产生质疑。 速行电信到底是何背景呢?在去年底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曝光的为色情网站提供服务的 10家互联网接入服务商中,记者发现了速行电信的名字。记者采访后发现,速行电信和近期颇受业界关注的鹏博士公司有着紧密关系,“速行电信是鹏博士公司旗下电信通公司,而速行电信是电信通下属的公司”,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在上海市场上,《IT时报》记者发现鹏博士和速行电信以各自的品牌在小区内推宽带接入服务。 “牛皮癣” 宽带小广告太扰民 没有品牌优势,加之没有完善的营业网点体系,小宽带商拓展用户的方式可以用三个字来概括:贴、塞、摆。贴,就是在居民小区内贴小广告,墙上门上,甚至连社区公示栏上都有,成为影响社区容貌的牛皮癣。塞,就是将宣传单塞进市民的信箱。摆,在小区内摆摊设点。 小宽带商们对贴小广告是乐此不疲,并且为了打击竞争对手,撕扯对方的广告,或者将自己的广告覆盖在对方广告上已是常规做法。“前段时间,我们和在同一片区宣传业务的另一家宽带公司竞争非常激烈,你撕掉我的广告,我就撕你的,撕不掉就把你盖掉,双方人员之间因此还有过数次冲突。 几乎每天都要贴,不然就看不到了。”上海一家宽带公司人士对记者说道。 在杨浦区某小区,记者看到楼道内的通信机柜上都贴了好几层宽带小广告,最下面一层的广告纸是蓝色的,中间是粉红色广告纸,最外面一层的广告上写着“聚×e家,2兆宽带,700元一年,1300元两年,1800元三年。”广告上还留有装宽带的手机号码。 不仅是在上海,《IT时报》记者注意到近段时期在全国其他地方,居民对宽带小广告成牛皮癣的投诉猛增。在重庆一老式居民小区,每层楼道的墙壁上都有几处厚厚的“书”,这是一张张宽带小广告凝结而成的。居民投诉反映,每天都有好几拨人在贴广告,专门贴在竞争对手的广告上,没多长时间就在墙壁上留下了杰作。武汉的一名网友则对记者表示,他们的小区此前没有发现宽带小广告,但是4月份开始有家宽带商开始贴广告,于是另外一家也开始贴,双方每天都你来我往的。 记者手记 大乱要有大治 去年被视为三大运营商开展全业务经营的第一年,各家运营商为了扩大市场份额,抢占移动通信用户,使出了浑身解数。三家企业为了打击竞争对手甚至放下身段,使出阴招,各种“门”事件不断上演,市场一度相当混乱。本报就曾报道温州移动用大量手机测瘫电信的网络的“移动门”,武汉地区三方员工之间上演刀棒相加的“精武门”……工信部终于看不下去了,在去年底下发规范电信市场秩序的通知,对于不规范竞争行为,工信部要求按照相关电信条例进行通报批评或者行政处罚,情况严重的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而现在,宽带接入市场上乱象更重。参与竞争的主体更多,不仅是三家基础电信企业,还有数目不详的小宽带接入商。特别是小的接入商,为了抢占客源,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常规手段就是价格战,提供比大运营商更加便宜的资费,但是服务质量往往得不到保证,要不实际网速大大低于广告宣传,要不售后服务缺失。如果说这只算是合同纠纷,那么收了用户的钱后玩失踪、将人打伤住进医院等性质更加恶劣。这些龌龊行为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破坏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更让用户利益无从得到保障。 大乱要有大治,主管部门不要在事件发生之后再去处理具体事件,而应出台严格的整治措施,大幅度提高“违规成本”,让运营企业,特别是小宽带商“心存不敢”。
(来源:IT时报    作者:钱立富)
相关文章
更多>> 论坛精华 更多>> 精彩博文
信息化趋势 产业圈动态 运营业要闻